喜悦财经网

中日关系迎来转折点还有多远

来源:环球时报 时间:2023-12-18 14:28 阅读9435次

当地时间11月16日下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美国旧金山会见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据央视新闻报道,习近平在会见中指出,今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5周年。条约以法律形式确立了中日和平、友好、合作的大方向,强调反对霸权主义,成为两国关系史上的里程碑。45年来,在包括条约在内的中日四个政治文件指引下,两国关系尽管历经风雨,但总体保持发展势头,给两国人民带来福祉,也为促进地区和平、发展、繁荣发挥了积极作用。

当前,国际形势变乱交织,风险挑战层出不穷。和平共处、世代友好、互利合作、共同发展是符合中日两国人民根本利益的正确方向。双方应该把握历史大势,顺应时代潮流,着眼共同利益,妥善处理分歧,恪守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确定的各项原则,再次确认战略互惠关系定位并赋予新的内涵,致力于构建契合新时代要求的中日关系。

中日两国多名专家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日本近年来的对华政策失去了战略自主性,表现出追随美国和从属于中美关系的特点,导致中日之间的结构性难题不断累积。越是在这种情况下,保持高层对话的重要性就越是得到凸显,此次中日领导人会晤为稳定中日关系大局发挥重要作用。

再次确认战略互惠关系定位

在旧金山APEC会议期间举行的中日领导人会晤是继2022年11月泰国曼谷以来,两国领导人时隔大约一年再次举行会晤。值得注意的是,双方再次确认战略互惠关系定位并赋予新的内涵。日本《读卖新闻》分析称,尽管日中两国在安全保障、禁运日本水产品等方面存在分歧,再次确认战略互惠关系定位的目的在于继续保持对话,并在经济、气候变化等领域开展合作,以确保日中双方的利益。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所特聘研究员项昊宇对《环球时报》记者分析说,中日双方的关切点很不一致,日方关注对日水产品禁运等具体“悬案”事项,中方则关注日本涉台、涉海、军事安全等涉华消极动向,以及日本的对华认知和战略定位出现的严重偏差。在此背景下,再次确认战略互惠关系定位,意在敦促日方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来把握中日关系,坚持合作共赢的大方向。对于个别矛盾问题,不能因小失大,不能只看树木不见森林,要适应新形势及时调整偏执的对华战略思维,通过增进政治安全互信,来为解决具体问题创造条件。

与此同时,会晤中还强调了“恪守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确定的各项原则”。根据外交部消息,2023年11月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办主任王毅在北京会见日本内阁特别顾问、国家安全保障局长秋叶刚男时表示,“双方重申恪守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确定的各项原则,努力推动两国关系重回健康稳定发展轨道”,“日方应把希望尽快改善中日关系的表态体现在具体行动上”。那么,中方为何再三强调“恪守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确定的各项原则”?日方应该体现的“具体行动”又有哪些?

项昊宇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精神的核心在于,一是日本要妥善处理历史、台湾等重大敏感问题,二是中日要坚持“互为合作伙伴,互不构成威胁”的关系定位。从近年来日本对华政策表现来看,显然出现了一系列违背和践踏这些核心精神的消极错误举动,这也造成中日关系动荡下滑。中方敦促日方采取具体行动,实际上就是敦促日方要停止操弄“以台制华”“以海制华”等遏华政策取向,端正对华认知和定位,慎重推动“以邻为壑”的强军扩武路线。

日本佳能全球战略研究所研究主任濑口清之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我们希望日本政府切实采取两个具体行动:第一,在半导体出口管制方面,日本的限制措施比美国更为严格,可以适当放宽标准;第二,岸田政权应该调整当前偏向于美国的外交政策,在中美之间保持平衡。”

谈中日关系迎来“转折点”还为时尚早

当地时间11月15日,中美元首会晤在美国旧金山斐洛里庄园举行。有分析认为,日本的对华政策向来紧跟美国步调,中美关系出现改善迹象日本也会随之做出调整,中日关系或迎来“转折点”。

日本庆应大学综合政策学部教授加茂具树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美国的对华战略没有发生根本性变化,日本也是如此,“迎来转折点”的说法还为时尚早。他同时表示,当前日中之间不断累积课题,这种“遇冷”的状态恐将长期持续下去。越是在这种情况下,保持高层对话的重要性就越是得到凸显。

项昊宇认为,“这次APEC会议期间中美元首会晤和中日领导人会晤的意义和影响存在明显不同。中美元首会晤经过过去几个月两国间一系列高层互动的充分铺垫和准备,达成重要共识和成果,对全球战略稳定具有重大意义。”

项昊宇称,“相比之下,日本近年来的对华政策失去了战略自主性,愈发表现出追随美国和从属于中美关系的特点,日方寻求同中方举行双边会晤,很大程度上也是为形势所迫,担心被美国再次‘越顶’。”他表示,中日关系遇到困难的根源在于日本扭曲的对华认知和偏执的对华政策取向,此次中日领导人会晤为稳定中日关系大局、防止两国关系继续下滑发挥重要作用。

日韩是美国强推其“印太战略”的重要抓手。APEC会议期间,日韩均出席了由美国主导的印太经济框架(IPEF)部长级会议,同时举行了日美、日韩等双边首脑会晤。随着APEC会议时隔12年重回美国,以及美日韩在会议期间的互动,外界不禁猜测这是否是美国在宣示其在亚太地区的存在感和影响力?

濑口清之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美国确实正在试图强化其在亚洲的影响力,但实际上,美国企业和亚洲国家之间的经济交流似乎并未取得多大进展。如果美国真正考虑如何为亚太地区作出贡献的话,最好的方法就是改善与中国的关系,这样各国不用被迫“选边站”,可以自由地发展和中美之间的经济交往。在此过程中,日本也应该发挥其作为亚洲国家的作用,立足于亚太,促进与亚洲国家之间的合作与交流。

确保中日关系的大局稳定

早在今年5月,岸田文雄就公开表示希望早日实现中日领导人会晤。11月9日,日本内阁特别顾问、国家安全保障局长秋叶刚男赴京与中方进行磋商。日本《朝日新闻》称,待秋叶刚男回国后,岸田文雄不顾周末连日与其见面,为促成中日领导人会晤做最后的协调。报道还称,福岛核污染水排海之后,日中关系急速恶化,日方希望通过此次会晤打破僵局,取得具体成果。

APEC会议结束后不久,日本公明党党首山口那津男计划于11月22日至23日访问北京,向中方转交岸田文雄亲笔信,日本新任驻华大使金杉宪治也即将赴华履新。日媒报道称,日本政府期待通过任命非“中国学派”出身的新大使为中日关系打开局面。加茂具树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日中之间存在的课题都是结构性难题,更换大使不可能给日本的对华政策带来重大改变,此次中日领导人会晤或将成为改善两国关系的契机。

濑口清之认为,中日领导人会晤得以实现,有助于日本新任驻华大使在此基础上推动改善日中关系,进一步推进两国高层互访等重要外交日程。日本国会对华强硬的立场没有那么极端,日中之间仍有转圜余地。

项昊宇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根本上而言,中日关系当前的困难局面,主要源于日本面对中国的全面崛起,对于自身大国地位旁落的焦躁感,以及担心挤压日本生存发展空间的危机意识。这就需要日本主动适应形势变化,及时调试自我认知定位和对华战略取向。但目前看,日方还没有做好这个心理准备,也没有积极主动地去做好相关调试,相反还谋求依靠他国来遏制中国的发展,这是日本的战略懈怠和严重误判。

“在当前日本国内政治不断右倾保守化的背景下,难以指望日方能很快调整战略方向。”项昊宇称,对于中日双边争议,当务之急还是要通过加强战略沟通,扩大各领域各层级对话交流,加快相互认知和定位的重新磨合,确认中日关系中的‘底线’和‘护栏’,尤其是在涉台、涉海等问题上达成新的共识,确保中日关系的大局稳定。”

环球时报-环球网赴美国旧金山特派记者 邢晓婧 白云怡 陈青青 谢文婷 沈维多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79111873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