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悦财经网

中美元首会晤的斐洛里庄园前世今生

来源:新京报 时间:2023-12-18 14:27 阅读9435次

当地时间11月15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美国旧金山斐洛里庄园同美国总统拜登举行中美元首会晤。这是会谈后,拜登邀请习近平一道在斐洛里庄园里散步。图/新华社

当地时间11月15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拜登在著名的斐洛里庄园举行了举世瞩目的会晤。这所北美名园也再一次成为各国媒体的聚焦点。

历史名园血统不凡

斐洛里庄园位于加州旧金山以南、水晶泉水库南岸、圣克鲁斯山脉东麓的伍德赛德,别墅占地面积6.5公顷,周围环绕的庄园面积则高达265公顷,是北美最著名、占地面积最大的英式庄园之一。

20世纪初,旧金山仍处于“淘金热”狂潮风起云涌的时期,在宛如凤毛麟角的淘金幸运儿中,伯恩夫妇无疑是佼佼者。他们不仅拥有该地区最高产的金矿,还独具慧眼地垄断了这座淘金起家的新兴城市的供水,控制了作为整座城市主水源的水晶泉水库,并在水库旁设立了自己的“春谷湖公司” 总部。

功成名就的伯恩夫妇原本在旧金山草谷和韦伯斯特街等处建有豪宅,但他们仍希望建造一处工作和交通相对方便、风景优美的乡村式庄园,并在心目中将19世纪中叶诞生的爱尔兰名园——莫克罗斯庄园作为蓝本。

为此,伯恩夫妇邀请当地著名建筑家波尔克和波尔克的挚友、著名建筑艺术家波特搭档,于1915年建成了这座美轮美奂的庄园。

该庄园采用18—19世纪英国庄园最流行的乔治亚—文艺复兴式风格,即模仿文艺复兴时期假借希腊罗马名义兴起的,以更朴素的对称、均衡为特色的英式建筑风格,并融合了旧金山当地风靡一时、独具特点的瓦片屋顶。

别墅大小房间多达56个,包括家庭房、仆役房、接待室、绅士休息室、舞厅、餐厅等不同功能的房间。别墅里充斥着主人不惜重金搜罗来的各国装饰、古董和工艺品。

别墅周围环绕着精心修剪的树篱和砖墙,其间点缀着一年生自然生长的草本植物和草坪,连缀着砾石铺就的小径。树篱间则设计了别致的巨大陶罐,和高大的爱尔兰红豆杉。

别墅外围围绕着四个风格各异的欧式花园,其中尤以下沉式花园和围墙花园最为知名。

下沉式花园中心是缀满睡莲的长方形水池。睡莲是典型的热带水生植物,旧金山原本不适合睡莲生长,庄园引入的是专门培育的耐寒品种。围墙花园顾名思义,是以点缀其间、风格各异的围墙为特色的。

再往外则是更具原生态色彩的去处。俗称“果园溪”的拉古纳河从水晶泉水库流出,蜿蜒穿过面积巨大的果园,流入旧金山湾。这里原始森林和次生林密布,牧场、马场点缀其间,纵横交错的河流溪水,则是观赏三文鱼等鲑鱼系海洋鱼类洄游的理想场所。

“斐洛里”这个名字其实是伯恩家族冗长格言的缩写。该家族格言为“为正义而战,爱你的同胞、伙计,享受美好生活” (Fight for a just cause;Love your fellow man;Live a good life),伯恩夫妇将格言中三个关键词Fight、Love和Live的头两个字母组合在一起,就形成了“斐洛里”这个别具一格的庄园名。

1936年,伯恩夫妇相继去世,翌年该庄园被美森轮船公司经营者罗斯夫妇购得,并进行了大规模的改造,种植了大量新主人喜爱的山茶花和杜鹃花,开辟了植物园并引入大量外来珍贵植物品种,还增设了游泳池、茶室等富有私人情趣的设施。

由于罗斯夫妇的改造令斐洛里庄园焕然一新,因此当地人俗称该庄园为“伯恩罗斯庄园”。1975年,庄园被罗斯夫妇捐赠给由私人资助的非营利组织——国家历史保护信托基金(NTHP),随后更陆续捐赠了大批原本布置和陈列在庄园内的工艺品、收藏品和家具。

NTHP接手后进行了重新修整,恢复了一度被罗斯夫妇闲置的果园,设立了两座图书馆和一些研究机构,使之成为对公众开放的“斐洛里历史建筑与庄园博物馆”。

目前,该庄园每年吸引逾30万各国游客参观,还成为好莱坞和各电视台趋之若鹜的外景地。著名电视剧《王朝》(Dynasty,1981)片头处长镜头鸟瞰的豪宅,正是斐洛里庄园。

当地时间2023年3月27日,美国加州,斐洛里庄园里鲜花怒放。图/IC photo

“庄园外交”面面谈

“庄园外交”是欧美非常流行的一种外交模式。

国家元首出访他国,一般分“国事访问”“正式访问”“工作访问”等不同等级。但国事访问、正式访问礼仪繁苛,在有限行程中塞满了大量例行公事和繁文缛节,不利于探讨复杂和专业性问题。

而工作访问又过于紧凑严肃,不利于营造国家与国家、元首与元首间轻松、亲切的会谈氛围。一般认为,“庄园外交”便于国家元首间建立较为亲密、较多互信的私人关系。

庄园一般是非官方场合,选择在这里进行国家元首间非正式会晤,既可免去各种官方礼仪和繁文缛节,又能让两国元首和其他随员在相对轻松、优美的环境下交换意见,是越来越受宾主双方欢迎和青睐的高层互动模式。

这种模式灵活便捷,可在短时间内协商安排好,而无需像筹备国事访问、正式访问那样的长时间“预热”。

“庄园外交”适应性强,适用范围广泛,既适合于两个关系十分亲密国家元首间短时间密集互动的安排,也适用于两个关系微妙国家元首间意在关系解冻和管控危机的“破冰式接触”。

甚至,两个尚未建交或存在敌对关系国家间的领导人,在一定条件下也可采取这种灵活的“庄园外交”方式,实现历史性的高层互动,为彼此间关系正常化铺路搭桥。

有时东道主也会借“庄园外交”场合策划多国高层外交活动,或撮合两个敌对国家元首直接接触。如奠定美元霸权基础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就是1944年由美国牵头,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布雷顿森林公园所举办的“布雷顿森林会议”成果。这次著名的大型“庄园外交”,参加国多达44个。

还有以色列和埃及签订的《戴维营协议》,则是由1978年时任美国总统卡特牵头,此前从未谋面的时任以色列总理贝京和时任埃及总统萨达特在马里兰州戴维营会晤后签署的,这也成为世界外交史上最著名的“庄园外交”的产物。

“庄园外交”适用于不同规格的外事访问,既可作为国事、正式访问的一部分,也可作为非正式访问单独成行,或借出席国际会议和其他国际活动“顺便”安排,还可能成为秘密外交的一部分,即事前行程秘而不宣,大功告成后方公之于众。

举办“庄园外交”的场所也不拘一格。以美国为例,近年来多次因成为“庄园外交”选址受到关注的,既有属于国家财产、官方色彩浓厚的戴维营,也有纯属时任总统私产的,比如特朗普的海湖庄园。

斐洛里庄园内部景观。图/IC photo

斐洛里庄园契合中美现实需求

此次旧金山会晤,形式上是习近平主席出席APEC旧金山峰会的顺访;中美两个大国间存在较多、较复杂且需要充分交流和交换意见的领域,因此,随两国元首出席的高级随员人数众多。

再考虑到,世界第一、第二大经济体间高层互动牵动全球目光,到场的新闻记者和其他关注人士众多,这就要求会址必须是室内外空间较大、房室较多,且距离APEC会址不远的方便场合。

很显然,斐洛里庄园完全符合上述要求。

不仅如此,该庄园既不是如戴维营般的国有资产,也不是如海湖庄园那样的总统私人不动产,而是介乎二者之间的,由基金会管理的公共开放场合。在高度敏感的美国大选前一年,如此折中的选址,显然更契合中美关系的切实需要。

撰稿/陶短房(专栏作家)

编辑/迟道华

校对/赵琳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79111873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