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悦财经网

媒体:缅北电诈头目明家是什么来头

来源:凤凰WEEKLY 时间:2023-12-18 14:26 阅读9435次

文/凯斯 马日天

编辑/米利暗

针对缅北电诈集团的清算,开始了。

自从半个多月前缅北同盟军宣布“清剿电诈”后,缅北电诈大本营便炸开了锅,电诈园区遭到重创,大门打开,纷纷表示要将电诈人员遣送回中国。

11月12日,温州公安局发布了一则通缉令,公开通缉明学昌、明国平、明菊兰、明珍珍4名缅北果敢自治区电信网络诈骗犯罪集团重要头目。

警方开出的悬赏金额从10万元人民币到50万元人民币不等,四名犯罪嫌疑人都姓明,事实上,他们都属于果敢“四大家族”之一的明家。

四大家族,控制着果敢的军事、政治、商业,更重要的是一手搭建并且控制着缅北地区的电诈帝国,早已到了无法无天的程度。

可以说,在这片罪恶、金钱和鲜血杂生的土地上,没有国法、没有王法,只有四大家族的家规。

四大家族究竟是谁?

果敢四大权势滔天的家族,是白家、魏家、明家、刘家。

自从2009年联合缅甸政府发起了“八八军事冲突”,推翻了原本掌权果敢、致力于禁毒的缅甸民主同盟军后,四大家族便瓜分了果敢地盘,在黄赌毒的道路上狂飙突进。

而2019年疫情之后,一根网线、一台电脑就可以操作的电信诈骗,则逐渐演化成了这四大家族的支柱产业。

此次被温州警方通缉的明学昌,是原果敢委员会委员,也是缅甸掸邦议会原议员,也是四大家族明氏一族的族长。

有强大的缅甸军政府背景支撑,让他更有底气发展电诈园区,传说中的卧虎山庄,便是他的杰作。

白家则是现在四大家族中实力最强的,拥有4000多名民兵,族长白所成是果敢自治区政府的主席。

长子白应能是缅甸百胜集团的董事长,在酒店、赌场、贸易中渔利。

二儿子白应苍则是果敢财政局副局长、果敢自治区民兵大队队长,也拥有着“苍胜科技园”这一电诈园区。

在果敢建科技园,研究的究竟是什么科技,可想而知。

共同来“捍卫”诈骗园区利益的,还有缅甸联邦议会议员、果敢自治区委员会委员、主管政法系统的魏超仁的魏家。

以及早期靠把果敢毒品销往全世界而成为缅北千亿首富的刘正祥的刘家。

在地位和权势如此庞大的四大家族的维护下,缅甸当地警方对电诈的打击,可谓杯水车薪。

近两年迫于国际舆论的压力,截至今年10月,已经有4666名涉及中国的缅北电诈犯罪嫌疑人移交到了中国。

但正如缅甸民主同盟军发言人李家文在接受凤凰卫视专访时所说的一样:“对比电诈的严重程度和他们所交出的人员,差距太大了,甚至交回去的人到底是不是电诈人员,我们都很质疑,我只能讲到这里。”

根据当地的说法,将整个缅北所有园区的诈骗从业人员加总起来,数量在10万级别往上。

这10万人中缅甸方面仅移交了4666人,也就是说,每100个“诈骗犯”中仅抓出了5人。

而根据另一种说法,由于缅甸地方政府的腐败,诈骗园区的负责人仅仅是将部分业绩不好的诈骗人员移交给缅甸政府,以此来完成当地警方的任务。

在这里,贼喊捉贼,靠诈骗犯打击诈骗,或许才是犯罪久久不能消除的真正原因。

四大家族的穷奢极欲,与受害者被毁灭的人生

如此庞大的黑白两道相互勾连,铤而走险组织如此大规模的犯罪,究竟为何?

让四大家族都为之疯狂的,是暴利。

仅一个诈骗园区的涉案流水,短时间内就可以直逼1亿元。

今年9月的时候,成都警方打掉了一特大“杀猪盘”电信网络诈骗集团,投入了400多名民警,冻结了银行账户500多个,涉案资金流水达7000余万元,追回赃款400余万。

疫情期间,由于交通往来不便,赌场、毒品、色情产业收入均出现大幅下滑。

恰逢柬埔寨重拳打击诈骗集团,果敢四大家族便收编了这些逃难的诈骗团伙,开启了诈骗帝国之路。

坐拥多座“科技园区”的果敢四大家族,自然是其中最大的渔利者。

大量的黑色收入,让他们有了炫耀和张狂的底气。

比如说白家的白应苍,在30岁生日的时候,不仅邀请了数百人在园区参加生日宴会,还在门口摆满了一众豪车。

甚至还邀请了一众明星视频祝寿。

此外还有韩风男团、女团跳舞和千手观音等节目献礼。

〓 图源:猫爪说缅北

这些明星或表演者或许并不知道白应苍是谁,他们只不过是赚个通告费、出场费,但白家的实力之雄厚,可见一斑。

据当地新闻报道,明学昌生日时,明家在果敢自治区大摆宴席,宴请果敢自治区警察部队、边防营、民团营连级干部和老街市民1000余人。

宴席耗资人民币90余万元,还给每人发了200元人民币的红包。

如洪流一般涌入的黑钱,让他们过上了穷奢极欲、挥金如土的生活,对于普通大众来说,提及缅北色变,但是对犯罪分子来说,这里却是他们的天堂。

不仅如此,从诈骗、赌博、毒品挣来的黑钱,让整个果敢地区都染上了一层挥金如土的氛围。

消费流入果敢老街,把一个穷乡僻壤直接建设成了消费直逼国内一线城市的“大都市”。

据当地居民表示,当地物价十分高昂,打一次的士要50元人民币,吃一碗兰州拉面要60元,中国蜜雪冰城6元钱一杯的果茶,在果敢老街可以卖到20元-40元一杯。

〓 当地人于是将果敢老街称为“小香港”或者“小澳门”

然而这一切的繁荣与挥霍,都是建立在电诈受害者的苦难之上。

电信诈骗的受害者,不像黄赌毒的顾客,沾染黄赌毒的人,本身有铤而走险的心理预期。

但被诈骗的对象,往往是社会中的脆弱者,一通诈骗电话,可能就摧毁了一个人乃至一个家庭残存的希望。

今年9月15日,话题#211女硕士遭杀猪盘两周被骗138万#就冲上热搜第一。

根据澎湃新闻报道,她为了还债,不得不一天干几份兼职,做礼仪、洗盘子,根本不敢回家。

〓 图源:澎湃新闻

他们构建出来的电诈讨论,对准人性弱点,专攻弱者,对很多普通人来说,根本逃无可逃。

有针对股民的涨停盘,有针对单身人士的情感盘,有针对老人养老金的老人盘……每一个诈骗人员可以在一天内负责几十个“顾客”,并且用相应的话术引导他们转钱。甚至还有针对欧美“顾客”的迪拜王子盘、非洲土著公主盘。

一头是被骗钱的受害者,另一头则是被骗了人头的”猪仔“。

也有一位小伙,因为听信了缅北诈骗人员“能赚大钱”的谎言,被骗到缅北从事电信诈骗,结果由于不识字,无法工作,被工作人员打罚。

“这一刀把我胃捅穿了,这边一刀是肠子给我捅断了……不听话,他们就把你卖了,永远你都出不来……”

可以说在四大家族账户上流转的资金洪流中,每一分钱都沾满了受害者的鲜血。

山雨欲来风满楼

如此庞大的诈骗帝国,如此黑白两道紧密勾结的组织,为何这一次突然遭到了重创?

一切的导火索,很可能就是这几天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的“10·20卧虎山庄事件”。

卧虎山庄,全缅北最黑暗的电诈园区,很可能没有之一。

〓 网传卧虎山庄的所在地

在这里,被骗过来的电诈人员一天要工作十六七个小时,完不成业绩,就会被管理者用各种变态的方式殴打,许多“猪仔”都被折磨致残,甚至沦为血奴抽血卖钱。

控制着卧虎山庄的是缅北明家,手底下有一支专门用来看管园区的私兵,并与四大家族里的白家关系密切。

〓 明学昌庆祝自己的66岁生日,图片来源:果敢大众网

据传,在10月20日凌晨,明家原本要将卧虎山庄里的一些“猪仔”转移到白家所控制的白鹤公馆。

可在转移途中,“猪仔们”试图集体逃跑,明家便直接指示私兵开枪屠杀,致使数十名人当场毙命,而剩下的几个人,则被明家人直接活埋。

据说在这些被活埋的猪仔里,有4人当场亮出身份,自称是外国卧底警察,但明家人依然选择直接全部虐杀。

〓 在明家旧地产下水道里挖出来的藏尸,疑为电诈人员

如果上述传闻属实,那明家这回可谓“严重过界了”。

而这次在缅北,就在“10·20卧虎山庄事件”发生的7天后,以四大家族为首的缅北诈骗分子,也迎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战争。

10月27日,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突然在缅北多地发起攻势,重创了驻守在当地的政府军,一天之内攻克大小据点30多个,缴获了大量武器,直逼四大家族的大本营老街而来。

〓 图片来源:缅武前哨

这支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的总司令名叫彭德仁,其父亲就是大名鼎鼎的“果敢王”彭家声。

在之前,果敢地区一直都是由彭家声所管辖的自治区域,直到2009年,缅甸军方勾结彭手下的四员大将,里应外合对其发动军事袭击。

〓 彭家声

遭到背刺的彭家声率残部退出果敢,从此成了叛军,而那四员大将则接管了此地,摇身一变成了今日的四大家族。

而如今,彭家声的后代终于带着部队打了回来,并且势头相当猛烈。

〓 图片来源:缅武前哨

四大家族,怂了

在开战后,同盟军迅速切断了政府军的各处增兵要道,让士兵和物资只能通过武装直升机缓缓投放,无法迅速增援。

而在凤凰卫视所制作的专题节目中,专家则分析称同盟军这次的装备“来源多种,比较充足”,完全能和正规的政府军比划比划。

值得玩味的是,此番会战,同盟军打出的旗号并不是什么“夺回失去的家园”,而是“清剿电信诈骗”。

在开战的同时,同盟军就用缅中双语发了《告全国人民书》,旗帜鲜明地表示要“对祸害国际社会的电诈民团实施军事打击”。

当然,四大家族肯定不会承认这个宣战借口。在社交媒体上,他们宣称自己一直都在配合中国警方移交电诈犯罪嫌疑人回到中国。

〓 图片来源:鳳凰衛視PhoenixTV

可在同盟军的士兵看来,想要彻底打击电诈,不用枪炮说话是不行的。

而在战争正式打响后,果敢当局对电诈的打击进程,似乎也一下子被提了速,变得极度高效了起来:

10月30日,臭名昭著的卧虎山庄瞬间肃清,缅甸军方一天就抓了700名中国籍的非法入境涉诈人员;

〓 图片来源:平安果敢

11月3日,果敢当局再发公告称:即日起,在我区范围内的中国籍人员,均可经缅中杨龙寨—南伞口岸返回中国。

从10月7日到11月5日,果敢总共向中方移交非法入境电诈人员10多批,总计人数超过4600人——同盟军严打还不到1个月,所移交的猪仔数量就赶上了过去10个月。

〓 图片来源:平安果敢

四大家族看来明显是慌了,网络上传言为了逃出果敢,有家族成员甚至不惜斥资几百万购买“活命机票”,妄图搭乘政府军的武装直升机逃出生天。

到了11月12日,中国警方正式宣布公开通缉以明学昌为首的明家四人,督促他们立刻主动投案自首。

与此同时,国内的社交媒体上也突然出现了一批“四大家族话事人悔过”的视频。

在镜头前,魏超仁家的魏清涛、刘阿宝家的刘正琦以及明学昌的女婿毕会军,都没了往日“果敢四少”的狂妄与凶狠,而是照本宣科、老老实实地说着相同的话:

“ 我们家族这样下去也绝不是办法,绝不能再从事电诈活动了.......这次紧急情况,不同于以往任何时候......如果电诈园区再出现中国人伤亡,这个后果我们根本承担不起。”

很显然,这些悔过喊话视频起到了效果。

同样在11月12日,果敢当局再发公告,白家家主白所成明确承诺:

“力争2到3天内将所有诈骗公司以及其中的中国籍人员全数遣返回国。”

但有些罪孽,应该不是一句道歉和“下不为例”,就可以轻易弥补的。

截止到11月14日早上,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的攻势依然没有停止,网传他们已经打到了离老街不到3公里的地方,把明学昌的私人别墅都给炸了。

〓 图片来源:果敢大众网

用户都发现,这两天跟诈骗有关的推文少了很多,一问才知道,原来的许多电诈园区现在都已人去楼空,“猪仔们”都被赶着回家了。

前前后后不到一个月,曾经不可一世、盘踞在缅北多年的四大家族,就这样迎来了他们早该迎来的末日,而在同盟军迫近的炮火下,肆虐多年的缅北电诈看起来也终于要告一段落了。

毫无疑问,在缅北这个长期动荡的地界,邪恶很容易就会以混乱为苗床,滋生出一系列血腥的灰产,让恶徒们趁机为非作歹。

但同样的,邪恶也只能在光照不到的地方生长,而一旦它膨胀到了太阳光底下,一旦它开始肆意妄为,那么它就一定会为自己所犯下的罪行付出血的代价。

不论何时,不论何地。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79111873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