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悦财经网

淄博烧烤降温流量下滑

来源:时代财经 时间:2023-12-18 13:47 阅读9435次

本文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王莹岭

“现在还要排队吗?”

“现在还要排队,但是不用排那么久啦。”

6月12日晚上7点,主播阿哲一如既往地来到淄博“第一网红店”牧羊村烧烤门口直播,将手机镜头对准牧羊村的门店招牌,用一口标准的播音腔,不时回答着观众们的问题。

阿哲是淄博本地人,27岁,身材瘦小但站得笔挺,镜头前,他不断地介绍着牧羊村的现状。周围人声鼎沸,为了让直播间的观众听清,他说话时已经快将脸贴在了手机上。

阿哲身后的背包里有一个笔记本,手写摘抄了一整本他的“导游词”功课,直播一个月有余,他已经完全可以脱稿,小到牧羊村等烧烤店的现状、来淄旅游的吃住攻略,大到淄博五区三县的特色和齐国的文化,在直播时都能如数家珍。

阿哲的直播生涯从今年“五一”假期开始,当时,同样是将镜头对准牧羊村的招牌,每天的在线人数几乎冲破了2万人,可以说“入行即巅峰”,“那时候平台似乎对有关淄博的内容扶持力度很大,大家也对淄博很感兴趣。”

“近一两个星期以来,感受到了流量的断崖式下跌,直播间在线人数几乎都维持在三位数或两位数。”阿哲告诉时代财经,其他主播同样是在大概半个月以前流量就突然不好了。最直观的感受是,人流从水泄不通到能够畅通无阻了,阿哲直播的地点也从远处的天台改成了店门口,“以前人多的时候根本下不来。”

同样感受的还有高福天的小饼厂。作为淄博烧烤“灵魂”般的存在,小饼在爆红时可谓是最炙手可热的周边,那时候,烧烤店主往往要“求着”高福天,前来排队抢货的车在厂房外停满。

为满足供应,小饼厂里的四条生产线连轴转了两个月,24小时不停歇。但到了5月中旬,高福天渐渐感到小饼需求下降了,现在他卖掉了其中两条旧生产线,开工时间也改成了上午半天。供货名单上,300多家烧烤店也降至150家。

三个月内,高福天犹如坐上过山车,利润在4月和5月冲上100万,比往年一年都多,又在6月迎来骤降,“6月的利润或许不到10万”。

事实上,3月以来,流量和热度突然涌入淄博,让“烤炉+小饼+蘸料”的组合火遍全国。与淄博、淄博烧烤有关的话题花式霸榜热搜,据时代财经统计,仅4月淄博就上了16个热搜,话题总阅读量超10亿。从摩肩擦踵的排队场面,到政府的快速反应,到淄博旅游攻略,似乎只要和淄博沾边的,都能火。

流量时代,所有人似乎都渴望与之建立联系,但当这股热潮慢慢褪去,又该何去何从?

“流量少了,你们接下来打算怎么办?”面对时代财经提出的问题,阿哲停顿了半晌说,“这也是我们这些主播正在迷茫的问题。”

烧烤店降温,排队只需30分钟

“六月以来,除了周末,一般不算很忙。”人流降温,烧烤店主李伟(化名)终于松了口气。

星期一中午10点过,李伟店里的第一桌客人才进店,到了11点营业时间开始,客人刚好坐满。

李伟的烧烤小店开在一个胡同的“隐秘角落”里,规模很小,只有12张烤桌,开业四年来,全靠本地人之间的口碑相传。没想到,从4月到“五一”,“进淄赶烤”的流量也冲击到了这里。

李伟的烧烤小店是一栋二层小楼,店内共有12张烤桌,时代财经王莹岭摄

在4月的巅峰时刻,早上八点,就有游客先来蹲守着开门,“比我们到店里都早。”从上午11点到凌晨2点,游客络绎不绝,一天能翻台10次。

但因为店小,接待能力有限,最长的排队时间超过4小时,有游客因为排队时间太长拨通了“市长热线”的投诉电话,并在大众点评上打了差评。这使得李伟店铺的评分骤然从4.8分降到了4.1分,“除了身体的疲惫,心态也有点崩。”

进入6月,李伟感到客流逐渐恢复到承受范围之内,平日几乎不需要排队,周末排队的时间也维持在1小时以内。李伟说,现在的日均营业额减少了大约四分之一,爆火的时候能有一万八的日均营业额,现在大约降到了一万三左右。

游客少了,备料也会更少。店里的工作人员说,目前肉要比爆火时少准备三分之一,大约8到10斤,相当于少准备了四五百串。

和李伟的小店一样,淄博的“最大网红”牧羊村烧烤也在逐渐降温。

牧羊村店内有约300张桌,不再拿号,游客看到空桌即可先占座位,再排队点单结账。6月11日星期天下午3点半,开始点单排队时,来吃烧烤的人几乎都能占上座位,只需要再排队约30分钟左右结账,便可以吃上烧烤。

周日下午三点半,牧羊村开始开放点单,顾客们争先恐后地领取菜单,时代财经王莹岭摄

6月12日晚7点左右,牧羊村总店所在的浅海美食城虽然依旧人声鼎沸、人头攒动,但被堵得水泄不通的景象没有出现。人们吃烧烤的时间也变快了,位置不时会被空出,排队的人也大约只需要30分钟。

周一晚7点的牧羊村,门口人声鼎沸,但并未水泄不通,仔细找找还能看见空桌,时代财经王莹岭摄

牧羊村工作人员告诉时代财经,虽然游客没有巅峰时期那么多,但是因翻台率提升,营业额反而变高了。

“4月、5月的时候,很多人都来感受氛围,那时候唱歌、跳舞的人很多,大家吃着开心,很多人从下午4点入座,到凌晨几乎就不走了,一晚上都没有翻台。现在大家都吃得更快,一晚上能翻台2-3次。”

和牧羊村一样,张店市区内的烧烤店里,纯粹的“饕客”多了,感受氛围的游客少了,因为“氛围感”都集中到了距离市区约10公里的“海月龙宫·淄博烧烤体验地”。

作为在“五一”前刚刚开业的烧烤城,海月龙宫聚集了大约30家烧烤店,分为东、西两区,每个区都配有一个舞台,这里远离居民区,乐队、DJ轮番上阵,让游客们的烧烤之旅拉满氛围感。

不过,氛围感体验地的人流量也在减少。从6月起,海月龙宫将开业机制进行了调整:星期日至星期四,东、西两区轮流开业;只有星期五、星期六东西两区齐开。工作人员告诉时代财经,“一是平日的游客在减少,只启用一边就足够;二是轮流开业也能让烧烤店多休息调整。”

“周末人还是挺多的,6月10日星期六,两边都开业,这里容纳了2万人。到了星期天,只开了一边,容纳1万人左右,也能坐满。”工作人员解释道。

周日晚,“各路神仙”现身烧烤城,掀起一股热潮,时代财经王莹岭摄

不过,无论是烧烤店主、主播,还是出租车司机依然充满了期待,他们认为到了暑假,淄博的热度还会接着回归,“最近刚高考完,等到中考完了,带着孩子来淄博的家长会越来越多。”

在八大局外,凌晨4点排队求字画

八大局便民市场,是淄博烧烤的另一个流量中心,距离牧羊村车程约20分钟。在流量冲击下,改变最大的也莫过于它。

在当地人眼里,八大局只是再普通不过的菜市场,肉、菜、水果、海鲜、小吃都售卖,但在紫米饼、炒锅饼、牛奶棒这“新三样”爆红后,原本的菜市场被游客挤得水泄不通。

“老顾客进不来,游客又不会买。”卖豆腐、卖蘑菇、卖拌菜、卖海鲜的商铺纷纷无奈转型,或转让店铺,或自己改行做“紫米饼”等小吃。

据统计,目前八大局仅主街就有超过50家炒锅饼店面,整个八大局相关店铺超过100家,紫米饼更甚,所见之处,皆是紫米饼,每家店的招牌上纷纷声称自己才是“原创”“首家”,游客很难分辨,只有本地居民才能一眼认出,“他们家原来是卖干果的”“这是豆腐店改的”“以前这是卖布匹的”。

紫米饼的“十年老店”实际上是卖海鲜的,大招牌都还未来得及拆下,时代财经王莹岭摄

现在,八大局里依旧人来人往,但过于同质化的“新三样”店铺,似乎已无法让游客提起兴趣,只有部分老店还有人排队,转型的新店大多只能获得行人的匆匆一瞥。

八大局依旧人来人往,只是多数店铺鲜有游客驻足,时代财经王莹岭摄

好在居民和日常正在重回八大局。

在八大局开店十五年的“张氏拌菜”,本是售卖各式自选凉拌菜,也在游客冲击之下转型了紫米饼。老板告诉时代财经,过几天他们打算重新卖回拌菜,“现在游客少了,老顾客和居民又回来了,最近老有顾客问我们什么时候回归。”

除了“新三样”小吃的无限复制外,进入6月以来,八大局又出现了新的“副本”。

在八大局南门外的共青团东路上,沿街400米,摆满了书画摊位,至少30位淄博书画家走上街头现场作画,求画、求字的游客把一条街围得水泄不通。有网友说,这是淄博打出的又一张“文旅牌”。

在最东侧的摊位,正在作画的山东画家赵宝增,是这一条街上最早开始“摆摊”,也是最“热门”的画家,观摩其作画的人群围了里三层外三层。

赵老师头戴一顶鸭舌帽,坐在小马扎上,在矮桌上用毛笔一笔笔晕染着梅花的颜色,因为现场作画的时间限制,他只在折扇或团扇上画梅、兰、竹、菊,一幅画大约需要二十分钟。

正在画梅花折扇的赵宝增,时代财经王莹岭摄

曾为国家邮票作画的山东美术协会画家,如今近在咫尺,仅需要50到100元一幅画,让不少网友直呼“烧烤没有馋到我,但这个扇子把我拿下了。”

张玲(化名)就是其中一个,“烧烤什么时候来吃都可以,但是这样的字画错过了就再也遇不上了。”

6月10日星期六,张玲在社交媒体上刷到赵老师的“摆摊卖画”,平日对书画感兴趣的她当即决定“冲向”淄博,“我知道赵老师的画很难买,会排队,还提前买了小马扎。”

当天晚上11点,张玲和朋友坐上从北京前往淄博的高铁,车程约6小时,在凌晨4点过抵达淄博,就直奔了赵老师的摊位。没想到,不到5点到达的她只能排在第15位,“赵老师一天只画20幅扇子,险些没排上。”

事实上,赵老师每天在下午2点左右才“出摊”,但越来越多的游客为了抢占仅有的20个名额,把排队时间“卷”到了凌晨。

为了守好自己的“15号”,张玲在摊位边守了13个小时,不吃饭,也不闲逛。她的朋友逛完了淄博陶瓷博物馆、八大局、牧羊村总店,但张玲巍然不动。

下午5点,张玲终于拿到了自己的梅花折扇,在旁边和她一起排队一整天的19岁男孩赵亮(化名)建议她,请赵老师在扇子的背面题字“梅花香自苦寒来”,以此象征她“求画”历程的不易。

张玲求得的梅花折扇,时代财经王莹岭摄

求得字画后,张玲和朋友只匆匆吃了顿烧烤,就坐上晚上11点的高铁,经天津中转,回到北京,到达北京已是第二天清晨,“我的电动车就停在北京站,骑着车直接去上班。”

求画的游客太多,有书画家贴出公告,从早上5点开始出摊,时代财经王莹岭摄

也从凌晨5点开始等待了一整天的赵亮求得了一幅“蕙质兰心”给妈妈当作礼物。

他问正在作画的赵老师,“准备摆到什么时候?”赵老师答“说不准,随心而定。”赵亮当即决定,“今晚我就不走了,直接从晚上12点开始待到第二天,再求一幅。”

网友看法

1、网友牧哥一直在:挺好的,起码都知道淄博了,不然以前有几个知道淄博的,淄博,加油

2、网友春秋一场梦:这根本就不是正常社会发展应有的规律,背道而驰,一地鸡毛。

3、网友VIP自由飞翔:别寄希望于学生,学生是最将性价比的,二千块钱让他在淄博和广东选一个,你说他选什么?

4、网友枫丹白露May:回归正常而已,花无千日红么,这段经历对城市发展还是好事的

5、网友两坚小弟:味道一般,价格也不实惠,勿喷。

6、网友冷对人生123:回归正常吧,烧烤也不可能天天吃。

7、网友元一888:今晚要接待来自南方的十几位朋友,提前订好了酒店、订好了车。给他们买好了礼物买好了陶瓷。就剩烧烤预定不上了,需要我提前去排队,朋友们下午六点来钟到淄博站。很想送他们每人一幅扇面,奈何实在排队太久(六七个小时以上)。希望来淄博的朋友们都玩的开心!

8、网友曉F1:看看现在的八大局,一地鸡毛

9、网友路一直都在前方高能:我开车去过一次,吃了烧烤,逛了八大局。开车去一次油费加路费,再加上当地贵的离谱的住宿费,也就去一次得了

10、网友老瓦在学习:五月中旬去了一趟,负责任地说,烧烤是真的不好吃,不论和哪里的比较,商家按他们的供货商流程配置的所有物料都是同质化的食物,千篇一律,高度紧张繁忙的经营节奏,已经让他们疲于奔命,无暇考虑质量和口味了。作为现象级活动,偃旗息鼓是迟早的事。让一个城市回归它本来的样子,也是当地普通老百姓的愿望。

11、网友达拉斯肥牛:其实吧,打个比喻,淄博就是抖音推动的一个网红店,店长热情会来事,顾客有啥要求都尽量满足,这样大家为了凑热度都去试试,但是淄博烧烤其实没多好吃,东北三省烧烤绝对强很多,网红店热度过了,就没什么了,基本就会被人慢慢遗忘,回归平淡。

12、网友一二三四五打倒母老虎:去淄博出差,当地的出租车师傅谈起这个话题就说,最火不过九月,

13、网友原用户56789:游客少了,备料也会更少。店里的工作人员说,目前肉要比爆火时少准备三分之一,大约8到10斤,相当于少准备了四五百串。 这么说的话人流巅峰的时候,一天也就是30斤肉,连个排骨米饭的渣渣都算不上。

14、网友优美铅笔TL:人为制造的繁荣,终归还是归还平静的

15、网友江苏精神病院刘院长:烧烤里的科技很多 尤其是3A粉

16、网友雷霆飞将军:这就是一个笑话拭目以待吧

17、网友召吾学堂:当初淄博的同学和我辩论,说淄博烧烤会一直火下去。 我没去过淄博,不清楚淄博和烧烤本身有什么必然联系,也看不懂为什么淄博烧烤为什么能一直火下去。 如果逻辑上讲不通,要持续下去也很难。

18、网友在下杨某人:下周端午,然后也快到暑假了,人流量会恢复一些。淄博也不傻,他们知道不能光靠烧烤,目前来看淄博应该是在打造IP,向文化方向发展。淄博自身旅游资源不是特别丰富,但是如果能吸引去山东其他景区的游客顺路来淄博一日游,主打一个热闹放松,我觉得应该不错。

19、网友我要带你去飞飞飞翔:别笑话人家淄博:一个制造业城市在疫情中为一群年轻人撑起了一片天,疫情放开后,这群年轻人重回故地忆当时,只是好事者想蹭一波热度而已,现在人家整个城市又回归到了正常状态。请让我们的心态平和一些,别到处看笑话。

20、网友天籁回音:暑假你再看看?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79111873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